盐万贝

那些年我们曾打过call的视频[1]
是凹凸被删掉的视频……有手书和MMD
注意!cp很杂!不打tag了,有安雷,安雷雷安无差,帕佩,剩下的都是个人向,全员向,无cp,还有我不知道什么向的
只是一部分,后面还有
侵删,引起不适删

筹备了好久的搞事计划终于要完成了!
因为之前的截屏不小心被我删了所以中途重来了(;ω;`)
但是毅力坚定的我重来了一遍!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挠头)
感觉最后发出来会被人喷的样子(小声bb)
占tag致歉

开心地画了皇子雷,很快乐
什么100张指绘被我误删哈哈哈哈
误删图片是什么啊哈哈哈哈
人体还要练,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大佬

(安雷)夕阳下的告白

是七夕段子
我飞速码文,可能有bug什么的还请见谅
我起名废
安雷味的甜饼好吃
银爵友情客串
我爱老福特

安迷修最近很气。
  因为他吃什么都变成了烧烤味,如果是雷狮的话,肯定很开心,可是我们的安哥一点也不喜欢烧烤啊。
  吃面包是烧烤味,吃口香糖是烧烤味,试一下菜的味道也是烧烤味,就连吃口西瓜都是浓浓的烧烤味,吓得他立马把西瓜扔了。
  现在他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叮咚~手机传来了一声提示音,安迷修拿起手机看了看。
  “今天是七夕节~祝您七夕快乐~”手机的提示栏你显示着这样一条信息。
  “今天是七夕节了啊,都没注意到呢。”安迷修看着那条提示信息,他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小马水杯喝了一口水。
  嘴里是满满的孜然味,安迷修叹了口气,准备出门买菜做饭了。
  大街上一对对的情侣数也数不尽,他们一对对牵着手,还有的接着吻。
  安迷修:“我只是买个菜……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他也有人陪吗?啊无视无视。”
  就这样,我们的安迷修度过了一个充斥着情侣气息的中午,空气中满满的狗粮味道,每对情侣的身边似乎还能看见粉红色的爱心,让单身狗们提神醒脑。
  但是我们的安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早就知道今天尽量不要出门的他,在早上就买好了一天的菜,整个下午他都没有再出门,只是和隔壁同样没人陪的银爵玩了3小时游戏。
已经是下午5点,银爵已经回家了,安迷修在自家餐厅里咽下了最后一块烧烤味的茄子,喝了一口孜然味的水,擦擦嘴,准备和手机度过这最后的七夕时光。
  “为什么还是烧烤味啊……我可不想一辈子都这样……”拿起手机前,安迷修想到这样一个事情,现在的他吃东西还是烧烤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奔驰的骏马……”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安迷修一看来电显示。
  是雷狮。
――――――
  “雷狮,你叫我出来做什么?”安迷修看着面前的少年,面带微笑地说。
  “安迷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把你叫出来,当然是有事和你说。”雷狮面露坏笑,对着安迷修说。
  “正好,我也有事想和你说。”
  然后两个人就都陷入了沉默,默默地看着天桥下行驶过的车辆,安迷修偷偷转过头去看雷狮
  夕阳打在雷狮的脸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光,风吹过这座城市,雷狮的头巾被微微吹起,那双紫色的眼睛似乎装着星辰大海,他的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含了一块薄荷糖,远处车辆行驶的声音渐渐变小,行人都在赶着回家了,他们的影子被拖的很长,很长。
  安迷修想,还是不要说了,就这样吧,就这样看着他就好了。
  雷狮突然出了声:“安迷修,你不有事和我说吗,现在你说吧。”
  “不了,我不说了,你说你的吧。”
  “好,那我就说我的事了,”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深吸一口气。
  “安迷修,我喜欢你。”
  安迷修的眼睛一下子睁的大大的,脸一下子变红了,开始有了扣手的小动作。站在旁边的雷狮也好不到哪里去,脸也是红红的,但是却一直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好!”安迷修一下就答应了雷狮,开心的四周仿佛能冒出来粉色的小花花,然后我们的安哥做了一个他人生最大胆的决定。
  他吧唧了一口雷狮,雷狮被他突然的吻给惊到了,差一点就倒在地上,好在及时稳住了身体,靠在护栏上,反应过来立马推开了安哥。
  安迷修看着雷狮笑了,说:“雷狮,我们走吧,等会天桥上就要冷了。”雷狮别过头,别扭的答应了。
  夕阳最后的余晖照在了他们身上,也照耀着这座充满虐狗气息的城市。
  安迷修趁着雷狮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舔舔嘴。
  薄荷的清香就这样在嘴里散开。

所有吃到的东西都是喜欢的人最喜欢食物的味道,解除方法是和喜欢的人接吻
所以你们懂的吧,双箭头
七夕快乐(闭嘴吧七夕都快过了)

(安雷)13点的钟声

把文向老福特搬下
私设如山,是糖
幼体注意
我爱老福特






  “请给我两个面包,谢谢。”
  “一共是两个金币,欢迎下次再来。”
  我们9岁的安迷修不知道第几次来到这个面包店给自己和师傅买面包吃了,店员“欢迎下次再来”的话语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一切和之前所有充满香喷喷面包味的傍晚一样,毫无差别,之后他会去和师傅吃晚饭,喝上一大碗热乎乎的粥,饱了就去练剑,然后在7点的钟声响起前飞奔到钟塔下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
是的你没有看错。
  我们9岁的安迷修从5岁开始就每天傍晚7点前准时到丹尼尔那里打卡,当然恶劣天气除外,之前就连师傅都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安迷修天天向外跑难道不喜欢自己了嘤嘤嘤,后来才发现是去听丹尼尔讲故事,顿时放心了,小孩子嘛,听听故事也没有什么坏处,就随他去吧。
  今天丹尼尔的故事是关于这个钟塔的,说到这个钟塔,相信村子里的每个人都会自豪地说一句:“哼,这可是我们村子里最棒的建筑了!”是的,这座钟塔有36米高,虽然不是很惊人的高度,但是在这里已经是最高的建筑了,而且这座钟塔特别漂亮,整个塔都是铜色的,钟塔巨大的表盘是白色的,时针分针是用黑色的金属做的,两个表针就是普通的表针,不像影视剧或者那些书里描写的花纹那么复杂又华丽,对比我们的村民们都有些失落,但是我们的小安迷修表示无所谓,他只喜欢在钟塔下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
  “小朋友们,你们喜欢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吗?”
  “当然喜欢,丹尼尔哥哥最好了!”
  “谢谢小朋友们,我们今天来讲一个关于这个钟塔的故事吧。”
  “这个钟塔是很久之前建的了,已经老到连村里最年长的老人都不知道它是多会儿建的了,但是却流传下来一个传说。”
我们的小安迷修听得两眼发光。
  “传说在深夜的时候,这个钟塔会敲响13点的钟声。”
  13点的钟声?有的孩子提出疑问。
  “是的,就是13点的钟声,不过13点的钟声不是随便能听到的,据说一次只能有两个人才能听到13点的钟声。”
  有的孩子发出失望的声音,但是我们的小安迷修在想自己一定能听见钟声,美滋滋的笑了。
  “听见13点钟声的人会有一件特别的好事发生,所以谁都想听见那深夜13点的钟声,为了让钟塔敲响13点的钟声,还有人特地去研究过钟塔的结构,但也是无济于事,人们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响13下钟声,但是13下钟声能给你带来好运的传说却一直被流传下来了。”
  “真的能带来好事情吗?”有个小朋友发出疑问。
  “听到钟声你们自然就知道了。”丹尼尔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美好的时光过的总是飞快,丹尼尔的故事马上就讲完了,小朋友们一哄而散,安迷修也要回家了,他抬头望了一眼钟塔,时针正好停在了8点整,他拍拍身上的灰,起身向家走。
――――――
  在另一个地方的皇宫里,我们的雷狮三皇子躺在他的皇位上正生着气,他现在非常讨厌这个“皇子”的身份,他想离开这个地方,过无拘无束的生活,想到这里,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三皇子陛下,您不能躺在皇位上,这样有失仪容。”
  雷狮斜了管家一眼,爬起来斜坐在皇位上,管家也知道三皇子的脾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对着雷狮说“三皇子陛下,接下来是您明天的安排:您明天一共有4次宴会,3次需要您出席的会议,2次……以上所有的行程您这次都不能推掉,您之前擅自跑出去不得不推掉所有行程就已经让您的父亲很生气了,您不可以再任性了。”管家的话里有着命令的语气。
“知道了。”雷狮答应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这些行程安排什么的他都已经听到麻木了,望着面前端庄的管家,他内心的烦躁越来越强,只能让自己努力镇定,做了几个深呼吸,良久,才说出一句话。
  “行了,你走吧……等等,现在,几点了?”
  “回三皇子陛下,现在8点整。”
  管家说完就知趣的退下,留下雷狮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他又躺在了皇位上,望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现在它正亮着,大厅里挂着许许多多的世界名画,每一个都出自大师之手,但是雷狮认为那些画都丑炸了,不知道那些大人是怎么想的。现在他躺在皇位上望着空空的大厅,8岁的他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
  我们9岁的安迷修今天头一次从半夜醒来,四周很安静,听不到一点声音,安迷修此时没有任何睡意,他的床就挨着窗户,所以他坐起来,望着窗外的夜空,夜风吹进了屋子,安迷修觉得很舒服,抬头看着星星,每一颗都是那么明亮,他一直望着夜空,望着村庄里的房子。
  当――当――当――“啊,开始敲响钟声了,”安迷修吹着风想,“现在几点了呢?”钟声响了1下,2下,3下……12下,“12点了啊。”安迷修看见了那高高的钟塔。当――第13下钟声适时的敲响了。
  安迷修立马从夜风里回过神,因为不可思议而瞪大了眼睛,没有数错!13下钟声!他立刻联想到了丹尼尔的故事,就是说,自己身上要发生好事了吗?安迷修立刻笑了起来,因为激动而手舞足蹈,他立马下了床,决定要在13点的钟声保佑下第一次在半夜溜出去,去看看他之前就想在半夜去的一个地方。
――――――
  这是我们雷狮三皇子第13次逃出皇宫了。
  他利用了守卫换班的时间差再一次成功的逃了出来,他穿了最方便行动的一套衣服,翻过自己皇宫高高的围墙,他知道从大门走5分钟后就会被抓回去,所以利用了这部分围墙的一个缺口,翻过围墙后他飞快地跑起来,帆布鞋总是比皮鞋要舒服,他一直跑着,踢到的石头发出“嗒嗒”的声音,但是雷狮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额头上因为奔跑还出了些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累了,决定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休息一下。他靠在石头上,望着天上的星星。
  “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抬头看星星了。”雷狮靠着石头自言自语,星星一闪一闪的,那么明亮,夜风也吹过脸庞,凉凉的,很舒服。雷狮就这样靠在石头上发呆,想着这次他们多久能抓到自己。
  雷狮现在已经躺在石头旁边的草地上了,这样能让他更方便的观察星星,他很喜欢星星,可是在皇宫里除了学习天文能看到星空图,剩下的时间他都是被限制的,夜晚他只能呆在皇宫里,见不到星星。
  当――当――当――远处传来钟声,雷狮从夜风中回声,心里一边想着守卫竟然还没想到自己,一边在意着时间,现在几点了?他数着钟声。
  1下,2下,3下……12下,原来都12点了,雷狮心里默默想着,觉得四周出奇的安静。
  当――第13下钟声敲响了。
  “等等?我没听错吧?”我们的三皇子人生8年来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听力,“是我数错了吗……不可能,我是一下一下数的,那怎么会有第13下……”雷狮为刚刚的钟声纠结着,从草地上坐起来了。良久,他决定不去想了,守卫应该快来了,他站起来,又开始奔跑。
――――――
  安迷修溜出了他和师傅的小木屋,一路奔跑起来,他要去村子西边那座山,其实说是山也很勉强,它就和钟塔差不多高。安迷修跑过许许多多的小木屋,风在他的耳边呼啸,不过他一直看着西边的山头,内心很激动。他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最美丽的星星了,就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然后他笑着的时候突然就撞上一个人。
  两个人都倒在地上,“好痛!”那个人这么喊了一声。
  “你没事吧。”安迷修去扶那个孩子,可是那个孩子并没有理他,只是坐在地上,应该是在观察伤口吧,没有什么光,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影子,看上去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现在的局面很尴尬,安迷修决定说些什么。
  “那个……你没事吧……抱歉我把你碰倒了……你还好吗?”安迷修问问他。
――――――
  “我没事。”雷狮回答了他的问题,借着微弱的光,他看到对方和自己是差不多大的男孩子。雷狮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问他:“大半夜的,你跑出来做什么?”
  “在下要去西边的那座山上看星星哦。”那男孩说着还指指山的方向,“你呢?你为什么要半夜出来?”
  雷狮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那男孩看他也不说话,就问他:“你不想说吗?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对了,要和我去看星星吗?”男孩的语气满是期待。
  雷狮反正也是闲着,就答应了他。
――――――
  安迷修现在正努力地爬上那座山。
  对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说实话这座山并不是很难爬,这座山也没有野兽什么的,甚至没有几棵树,两个人三两下就爬上了山顶。
  山顶是一块大大的草地,没有人来管理,所有的草都是自然生长,但是都长的不高,刚好到两个小朋友的脚踝,夜风吹过安迷修的脸,四周很安静,唯有夜风吹过的声音。
  安迷修抬头看看天空,星星果然比在山下看到的多而且亮。
  “真漂亮啊……”一旁的人却突然这么说了一声。
  “是啊,我也觉得比在山下看到的星星好看多了”安迷修脸上带着微笑说,安迷修一直很喜欢星星,今天他就是为了最美丽的星星才偷偷上山的,想到这里他还为自己半夜偷偷溜出来的行动偷笑了一下。
   两个人直接躺在了草地上,凉凉的夜风吹过二人的头顶,草也被风吹的摇头摆脑,好像还在互相讨论着为什么会有两个人在这里,安迷修正享受着这快乐的时光时,就听见那人说了一句话。
  “我叫雷狮,你呢?”
――――――
  “在下叫安迷修。”他这么回答的。
  也不知道他们在山顶的草地上躺了多久,两个人就一直给对方讲着自己知道的故事,安迷修给雷狮讲每天丹尼尔给他讲的故事和自己在村里的故事,雷狮给安迷修讲自己从童话书上看来的故事,偶尔给安迷修介绍一下星座什么的,两个孩子都玩的很开心。
――――――
  就这样一直玩到了日出,安迷修突然说:“啊,在下要回去了,师傅马上就要起床了,”说完安迷修打了一个哈欠“在下也想回去睡觉了。”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然后就要跑回去,最后他转头对雷狮说:“再见啦,雷狮。”日出的阳光照到了雷狮的脸上,他终于能看清雷狮长什么样了,不过安迷修却一下看到雷狮的眼睛。一双紫色的眼睛,漂亮极了,就像万千星辰装在了他眼里。
  安迷修想,他那天确实是看见了最美丽的星星。
――――――
  其实丹尼尔的故事讲的有点岔劈。
  听到13点钟声的那两个人的确是会遇到好事,严格来说其实是遇到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而听见钟声的那两个人,就是对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他们就像对方生命中最美丽的星星。
  照耀着互相的生命。
――十年后――
  “雷狮,你又自己订烤串吃。”
  “啧,安迷修你真事。”
  “不是我说你,你这样饮食不规律胃早晚要出毛病,乖,把粥喝了好不好。”
  “不喝。”
  “好吧,那我就看着你,直到你把粥喝了。”
  雷狮瞪了安迷修一眼,不服气地喝下安迷修熬的粥。
  “嗝,挺好喝的,还有红枣。”
  雷狮看到安迷修看着他露出一个恶心帅的笑容。
  “我……我是给你面子才喝的,别得寸进尺啊安迷修。”
  “我知道,”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你喜欢我,我也是。”

(安雷)中性笔

依然是段子!(闭嘴吧你还敢说出来)
好久之前写的了,很垃圾,是糖
我爱老福特




  安迷修从家里找到一个笔记本。
封面很好看,米黄色的背景,有一只小猫咪,页数看起来不多,也不少。
“是雷狮的吗?”安迷修这样想。
  他翻开第一页,满页都是他的名字。
  第二页也是,第三页也是……
  安迷修一页一页看下去。
  脸红着看的。
“雷狮他……”安迷修是脸红着说这句话的。
很巧,到了笔记本最后一页,这支一生中只写了“安迷修”这三个字的笔就没水了。
但是最后一页贴了一张橙色的便利贴。
“不会还是安迷修吧。”
可惜并不是。
便利贴上的字是用蓝笔写的。
上面写着“一支晨光中性笔可以把三个字写两千五百五十四遍,我实践一下,却发现只想到这三个字。”
“我回来了”屋外传来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飞奔出去。
在雷狮脸上吧唧了一口。
“你干嘛!?”
安迷修紧紧的抱着雷狮。
“就是突然想抱着你。”
这下,两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的了。

总之是段子

是个即使短小的段子,是20分钟的产物,而且是好久之前写的了
果然还是老福特好嘻嘻嘻
单方死亡注意下




“切,安迷修,做好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
“很简单嘛,没什么是雷狮我完不成的!”
“……”
“我们最后还是把创始神打了个落花流水,切,都是一群鶸”
“……”
雷狮说着话,放下了手中的啤酒
“你种的花也都开了”
“挺好看的,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雷狮又慢慢的笑了起来
从小声的轻笑发展成了肆无忌惮的大笑
“安迷修啊,一切似乎都按着你预想的方向发展了……”
雷狮站起来,拍了拍墓碑上的土
“可是……没有按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
雷狮是带着微笑说的这句话
至于他为什么突然流泪了
我想他是被沙子迷住了眼睛吧

突然的脑洞

昨天想到的一个脑洞
就是大家在一条街上开店
各种店
书店,花店,便利店什么的
感觉很好玩的样子
(话说会有人看见吗)

第一句
我永远喜欢安雷
没错就是这样
在17年8月入的凹凸坑,十月入安雷,算是比较晚了,一开始是看到回收之日入的凹凸,再然后抓住暑假的尾巴补完番就又开始看手书
然后我刚把手书看的差不多第二季就开播了
那叫一个开心啊!你能想象的到吗?自己刚看完喜欢的番就听见第二季要开播了,反正就是很激动了!
好的扯远了
安雷是我喜欢的第一个cp,之前我的番都没有补完(你)怎么能萌上cp呢?(你还好意思说出来)安雷啊真的很好吃,太太们也都又有才也都温柔,手书一个比一个精良,画的图一个比一个好看,和其他一样爱着安雷的小可爱们一起为太太们打call,这都是一直让我爱着安雷的理由,有人和我一样热爱这这一对cp,一样爱着他们,真的很开心
怎么说呢,凹凸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番,安雷是我第一个爱上的cp,我一定,一定会一直爱着他们
对于那些淡圈的太太们,我想说
“我,会和安雷酱,会和和我一样喜爱安雷酱的小可爱们,等你们回来”
(神志不清打的字,语句不通请谅解,如果有错字请谅解,引起不适请告诉我,溜了溜了)